“頭騰大戰”第二幕:誰動了誰的奶酪

2019-03-23 09:27:31 來源: 中國經營報
中性

  3月19日上午,字節跳動旗下的多閃App向用戶推送一條彈窗信息,引燃了沉寂多日的“頭騰大戰”。

  多閃方麵向用戶表示:“根據騰訊公司強烈要求,您在微信/QQ上的賬戶信息,包括頭像、昵稱的權益屬於騰訊公司,如果您多閃的頭像昵稱與微信/QQ一致,需要修改在多閃或微信/QQ上的頭像昵稱。如果昵稱是真名,我們覺得可以保留。”

  自此開始,之後的24個小時內,字節跳動與騰訊展開了多輪的回應與互駁。騰訊緊咬著多閃App與抖音App的運營主體為兩家公司,使用微信及QQ賬號登錄多閃必須獲得騰訊的授權;字節跳動方麵則認為,用戶的頭像和昵稱的權益屬於用戶。

  而後,騰訊公關總監張軍、字節跳動高級總監楊繼斌亦展開多輪激辯,抖音總裁張楠稱此為荒誕的事件:“騰訊要求我們服務器直接刪除用戶數據,包括我自己的頭像和昵稱……我使用了十幾年的頭像和昵稱怎麼就成了騰訊的呢?”

  這場急速升溫的輿論,不僅扯出字節跳動與騰訊的昔日“恩仇”,還透露出關於用戶數據的安全問題及企業使用規範化。於是,這場席卷互聯網乃至法律界的紛爭迅速發酵升級。

  爭論焦點

  雖然此事是在3月19日爆發升級,但騰訊的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在今年2月,騰訊就已經向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訴訟。

  追本溯源,直接引發雙方糾紛的是用戶登錄多閃App,需使用抖音賬號,若登錄抖音使用的是微信或QQ賬號,那麼在這一過程中,是否需要騰訊再次向字節跳動方麵進行授權成為爭論焦點。

  《中國經營報》記者在3月22日親測發現,多閃的登錄界麵僅有“抖音登錄”一條途徑,點擊進入後,會出現抖音短視頻授權登錄的頁麵,即通知用戶登錄後應用將獲得“同步會話和曆史消息”“獲得你的公開信息(頭像、昵稱等)”“訪問你的好友關係”三項權限。

  字節跳動及騰訊方麵的員工告訴記者,許多用戶其實是采用微信或QQ賬號登錄了抖音。因此當部分使用微信或QQ賬號登錄抖音用戶再次登錄多閃時,使用的依然還是微信及QQ賬號,這也意味著,多閃能夠獲得用戶的微信或QQ的頭像及昵稱等信息。

  騰訊方麵堅持認為,三方授權是規範合法的操作,在這件事情上,多閃必須要獲得用戶的授權、騰訊的授權以及抖音的授權。

  “使用微信和QQ賬號登錄抖音,我們的確給了他們(抖音)授權,但沒有給多閃授權,所以說他們擅自共享了微信和QQ的數據。”騰訊方麵向記者亮出了自己的論據:“抖音的運營主體是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多閃的運營主體是北京拍拍看看科技有限公司,而且兩家不是母公司和子公司的關係,所以這是兩家公司的兩個獨立產品。”

  記者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係統查詢發現,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拍拍看看科技有限公司沒有直接的股權關係,但兩家公司都隻有唯一的股東,且均為運城市陽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不是騰訊授權我們使用用戶的頭像、昵稱,而是用戶授權我們使用他們的頭像、昵稱。”字節跳動方麵向記者強調,用戶的頭像、昵稱的權益理應歸屬於用戶。“多閃是抖音的私信升級,作為抖音短視頻推出的社交產品,多閃用戶的頭像和昵稱來源於抖音,且是在用戶明確授權後才從抖音同步。”

  透視行業頑疾

  雙方的各執一詞,引出了互聯網業界長期存在的行業痛點——用戶數據的保護以及企業使用規範。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近日發文表示,微信(賬號)是常見的被用來注冊/登錄新軟件的渠道。通過用戶的主動發起,經過用戶的授權,這一過程通常會調用到社交軟件的昵稱、頭像等指向用戶網絡身份的數據。相對於用戶手動設定昵稱和上傳頭像圖片的行為,利用社交賬號登錄的行為隻是把其中一個環節轉變為自動化處理,為方便用戶“移植”自己的個人數據提供了技術手段。

  “以往類似案件適用的法律條款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表示,針對此案,國內目前沒有直接的法律規定,也缺乏相關部委出台的行業規範條款。

  多位法律界人士告訴記者,國內對於個人數據的立法保護,歸屬上存在財產權利和人格權利的不同聲音。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平台擁有的賬號所有權不等於物權法上的所有權。“用戶對自己相關信息產生的收益,都是自己的。除了不能轉讓,剩下的權利都是用戶自己的,產生的行為的後果的承擔也是用戶自己的。”

  “在字節跳動和騰訊的這起案件中,用戶的頭像有的是用戶自己拍攝的,那麼可能涉及肖像權或者版權,用戶的昵稱則涉及姓名權。但如果說用戶的頭像是騰訊提供的,例如騰訊經典的企鵝卡通形象,那麼這就涉及版權,而且所有權屬於騰訊。”趙占領說,“但需要注意的是,賬號ID和昵稱是不同的,用戶對賬號ID隻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

  盡管業界尚未就上述問題達成統一意見,但強化個人信息的保護以及承認個人信息自決權已是法學界以及互聯網行業的普遍共識。不過,在具體細則仍存模糊的情況下,用戶個人信息數據的使用,仍需要企業自律和更加規範化、精細化的管理與操作。

  “我刷抖音純屬我個人的私生活的一部分,不想被日常生活工作裏的認識的人看到,所以這種微信的好友關係和頭像、昵稱,我不想授權到其他平台使用,但使用微信登錄,確實比注冊新賬號、填寫密碼的方式要快捷得多。”來自北京的尹先生這樣告訴記者,企業方不僅要有起碼的授權協議,也應該在協議上,列出可勾選的授權範圍。

  也有用戶向記者表達了不同的想法。“我的抖音裏的內容願意分享給微信好友。”抖音用戶畢女士說。

  “實際上,當前的互聯網公司,在技術上完全有能力,甚至後門擅自使用用戶的信息數據,所以就需要法律、細則規範條款乃至企業文化來約束,但目前,更多的還是靠企業自律。”一位不願具名的信息中介平台管理人士說。

  新“3Q大戰”?

  在用戶信息數據的使用規範化問題背後,坐擁龐大的微信和QQ用戶群體,騰訊社交平台積累的包括具有身份識別作用的頭像、昵稱等用戶信息,已經成為可以為企業帶來競爭優勢的商業資源,這在天津市濱海新區法院近日裁定的訴前禁令中已然明確。而這一商業資源的使用、授權與歸屬,不僅包含了法律法規之爭,還有你來我往的商戰。

  采訪中,來自法律界、互聯網業界的人士都已看到,這場法律糾紛的背後,實質是字節跳動與騰訊這兩家新老互聯網巨頭的商業競爭。

  自2018年5月開始,原本與騰訊若即若離的字節跳動,在短視頻領域與之產生激烈的碰撞。

  當月8日晚間,字節跳動(今日頭條)創始人兼CEO張一鳴和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馬化騰在朋友圈就“微信封殺抖音、微視抄襲抖音”互相指責;5月17日,抖音短視頻以名譽權侵權糾紛為由將騰訊公司訴至法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權,並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費用共計100萬元;6月1日,騰訊通過其官方微信號稱,以侵害名譽為由,起訴字節跳動及抖音主體運營公司,索賠人民幣1元,並要求其公開道歉。

  彼時,短視頻這種半社交性質的產品強勢崛起,瓜分了相當比例的用戶花在即時通訊、遊戲、直播等方麵,字節跳動旗下的抖音勢不可擋地突破了來自騰訊旗下微視等短視頻的防禦阻擊與競爭,此後,雙方的你來我往的爭吵逐漸偃旗息鼓。約半年後,字節跳動的商業版圖開始擴張至騰訊的根基——社交領域,同時,騰訊采取主動措施,將字節跳動訴至法院,上訴地點選擇在了天津。

  值得玩味的是,張一鳴大學畢業於天津的南開大學,而字節跳動負責內容審核的內容質量中心最初僅設於天津,從2017年開始,方才在國內其他城市設立內容質量中心。

  “我們也沒想到那天(3月19日)會發酵得那麼快。但對比‘3Q大戰’,這件事情還遠未達到那樣的程度,”騰訊方麵的一位工作人員在多閃事件發生後的第三天這樣說道,“至少產品線目前還未受到影響,多閃對騰訊沒有威脅。而‘3Q大戰’時,全公司上下,幾乎每一條線都如臨大敵,因為當時眼睜睜看著用戶快速流失。”

  據艾媒谘詢向記者提供的數據,截至2月28日,多閃APP的月活用戶不足5萬;極光大數據方麵的數據則顯示,截至3月16日,多閃APP的滲透率(目前安裝有目標應用的活躍設備數/市場活躍設備總數)僅1.1%,日活躍用戶為197萬,平均每日使用時長不足4分鍾,與QQ以及微信相比,差距明顯。

  “應該說,這場所謂的‘頭騰大戰’目前隻是影響到了公關人員。”上述騰訊人士如是說。

 

關注北京秒速賽車北京秒速賽車(ths518),獲取更多機會

責任編輯:zqn

0

+1

回複 0 條,有 0 人參與

禁止發表不文明、攻擊性、及法律禁止言語

請發表您的意見(遊客無法發送評論,請 登錄 or 注冊 網站)

評 論

還可以輸入 140 個字符

熱門評論網友評論隻代表北京秒速賽車網友的個人觀點,不代表北京秒速賽車金融服務網觀點。

最新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 春興精工
  • 蘇美達
  • 飛馬國際
  • 奧瑞德
  • 視覺中國
  • 粵泰股份
  • 保稅科技
  • 派生科技
  • 代碼|股票名稱 最新 漲跌幅